今天是:

您的位置:绿色经济协会 > 智库资讯 > 正文内容
周一红:如果新基建+绿色发展,那实体经济还不腾飞?!
智库资讯
周一红
2020-06-03
214 浏览

2020年是全球发展的重大节点,也是充满极大变数的一年。为此,在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指导下,几家主要从事绿色金融研究的智库重磅推出多场“绿色金融公益直播讲座系列”。4月21日晚,中国银河证券投资银行管理委员会周一红副主任主讲“绿色证券助力实体经济腾飞——实践、创新、发展”,分析发展绿色证券的重要意义。以下为讲座实录精编:


    要点摘要

    

    1. 发展绿色证券有利于发挥资本市场资源配置,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支持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

    2. 在新基建里面要增加绿色的概念,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可发行专项智能交通绿色债券;

    3. 未来可适当增加绿色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考虑发行绿色专项国债;

    4. 绿色债券发行门槛较高,无法满足中小企业融资需求;

    5. 绿色债券从政策方面看还是没有特别实质性的优惠政策。



    一、绿色证券的定义

    

    目前,国际上尚未对绿色证券作出统一界定。总结全球可持续投资联盟(GSIA)、气候债券倡议(CBI)、上交所等组织和机构给出的定义,我们可以归纳绿色证券一般是指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支持绿色产业项目的证券。从这个定义上就可以看出“绿色产业项目”是非常重要的,所有关于绿色证券的行业必须是要支持绿色产业项目。绿色证券实际是广义的证券,只要支持绿色产业项目都可以冠以“绿色”的概念,绿色证券主要包括绿色债券、绿色资产支持证券等绿色基础证券以及基于绿色基础证券的绿色指数与绿色基金产品等。此外,与节能环保、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领域企业的股权投融资活动也是绿色证券的实践。

    

    发展绿色证券有利于发挥资本市场资源配置,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支持和促进生态文明建设,贯彻落实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概念。

    

    这几年绿色证券实践过程当中,我认为,对于我的发行人、对于我的项目方提出“绿色证券”的概念,让发行人意识到投资绿色项目的价值,并因此而享受到投资建设绿色项目而产生的资本市场红利,从而更愿意积极地从事于绿色项目,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绿色债券品种比较多,发展的规模、态势也非常好,根据有关定义,绿色债券是指将任何用于投资建设符合条件的绿色项目或者为这些项目进行再融资的债券工具。

    

    根据债券收益使用和债券追索,绿色债券可分成不同种类。目前我们中国国内的绿色债券品种就更加丰富了,包括绿色企业债、绿色公司债、绿色中票、绿色短融、绿色ABS、绿色PPN等,所有品种只要是和绿色相关的,都可以加上“绿色”这个概念。

    

    绿色基金,也称绿色投资基金,主要以获得经济收益为主要目的,同时注重环境与经济的协调发展而设立的投资基金。所以,绿色基金在注重环境与经济协调发展的同时,也是比较注重获得一定的经济收益。在实践过程当中,常常会有很多地方要设产业投资基金,比如大数据产业投资基金、大消费投资基金或大医疗投资基金,但事实上完全投在绿色产业方面的,仅做绿色产业投资的基金还是偏少。后面的数据也可以看到这方面的佐证,绿色基金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绿色股权投融资是指以股权投资方式参与的绿色产业,包括环保等等,只要是和绿色相关的,在绿色产业目录上的那些项目或行业,与之相关的上市公司的IPO、定增、可转债、可交换债、优先股和私募发行都是可以的。我们在观察国际上的绿色股权投融资时发现,国际上的绿色股权投融资多为机构投资者,主要是通过以特定绿色股票指数为标的,并以该指数成分股为投资对象,通过购买该指数的全部或部分成分股来组成的投资组合。

    

    绿色股票指数就是对某一些样本的股票,通过一定的组合所产生的一些指数。比如沪深300绿色领先股票指数。沪深300绿色领先股票指数对上市公司在绿色方面设置有定性指标和量化指标,再加上负面环保的考虑。从这三个方面,以沪深300为样本,选出来全部评分为前100名的样本做出来的绿色股票指数。这些品种我们回过头去看一下,在绿色评分前100名大部分也是集中在绿色交通、环保、新能源、生态保护、绿色建筑和节能方面的上市公司。绿色股票指数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传统能源结构在当前市场环境中所面临的挑战,是绿色证券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国际绿色证券发展情况

    

    从一些数据上就能够看到国际绿色证券发展的特点,和我们国内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数据总是比较诚实的,能够说明很多问题。

    

    全球绿色证券发展进程:自下而上,实践先行

    

    从全球绿色证券发展的过程发现,绿色证券的发展是自下而上,实践先行,这可能和我们国家的一些路径是不太一样的。从时间上来看,20世纪60-70年代,美国首先掀起了现代环保运动,环保运动得到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这实际上是引起绿色证券的起因。1982年,世界上的第一只将环境指标纳入考核标准的投资基金就诞生了,随后在英国、荷兰、比利时等欧洲国家也相继发行了绿色投资基金,也就是说它是基金先行,有了投资者,再与绿色环保相结合,并首次提出了ESG的理念和评价体系,绿色证券体系逐渐显现。

    

    境外的投行或境外的投资者对于“绿色”概念偏好深入骨髓。常常有一些我们国内觉得非常好的项目,在市场上也有很好的影响力,但是在这些国际投行风控部门却不能通过,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认为这是不符合绿色的。

    

    2007年7月份,欧洲投资银行发行了第一只气候ESG债券,也就是我们称之为的绿色债券,这个债券被公认为全球首只绿色债券。到2019年,全球已经有了496个发行人,一共发行了1788只绿色债券,发行的规模也达到了2577亿美元,也就是说我们绿色债券的发展还是非常快,非常迅猛。

    

    全球可持续投资概况

    

    根据GSIA发布的报告,截至2018年,全球用于可持续投资的资产已经达到30.7万亿美元,相较2016年增长了34%,也就是说增长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最值得关注的是,欧洲和北美两地2018年的可持续投资总额占全球比例高达90%,依然是全球可持续投资的主要地区。日本在过去两年可持续投资增速最快,这是因为全球最大的养老基金——日本政府年金投资基金(GPIF)于2015年签署了PRI。日本金融机构开始全面接受绿色理念,积极参与可持续投资。

    

    绿色可持续投资情况

    

    根据GSIA发布的报告,2018年澳新、加拿大两地的可持续投资占当地总投资比重超过50%。欧洲地区的可持续投资占比相对稳定,从2012年起就在50%左右波动。除欧洲以外的其他地区的可持续投资占比均保持了正向增长,其中日本、澳新、加拿大增速分列前三位。日本从两年前的3%一跃升至18%,是近两年来可持续投资表现最亮眼的国家之一。这几年的发展来看,绿色投资仍然占整个投资的比例还是非常非常小。

    

    绿色债券资产配置情况

    

    全球有51%的可持续投资是投向的股票资产,36%可持续投资是向固定收益资产来做的,股权和债权仍然是可持续投资最主要配置的选择,这可能和我们国内也有一些不太一样的地方,主要是因为国内绿色债券发展得相对比较好,所以,国内更多的情况下是投资在固定收益产品上面。

    

    绿色债券

    

    绿色债券发展情况,2007年第一只绿色债券才出来,但这几年绿色债券发展非常迅猛,发展速度非常快。

    

    根据CBI发布的报告,2019年全球496个发行人共发行1788只绿色债券,合计发行规模达到2577亿美元。

    

    2019年欧洲发行绿色债券1167亿美元,占全球发行规模的45%。亚太和北美地区分别以25%和23%的占比位列2、3位。欧洲发行的绿色债券仍然是全球规模的45%。亚太更多的是中国,中国发绿色债券这几年势头还是比较猛,做的也比较多,所以,在中国还是占比较大的比例。

    

    此外,非洲和拉丁美洲地区2019年在发行数量、发行公司数量、国家和发行公司多样性方面也都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

    

    全球绿色债券投向,根据CBI发布的报告,2019年,能源和建筑仍然是全球绿色债券主要投向,这也和国内不太一样,能源也是国内主要投向,清洁能源、新能源,比如风能、电能我们是一致的,但国外更多地把资金投向了绿色建筑,而国内对绿色建筑才刚刚起步,所以,绿色建筑得到绿色债券的支持还是非常非常少的。未来中国绿色产业往绿色建筑上走还是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按照发行人类型来分,全球绿色债券是哪些发行人在发行的呢?从CBI发行报告来看,2019年全球非金融企业发行绿色债券(俗称非金融企业债)所占比例23%,金融机构(所谓金融债)所发行比例是22%,这两个仍然作为发行绿色债券的大头。也就是说全球绿色债券发行人主要集中在银行以及和政府有关的相关机构,剩下的都是非金融企业。

    

    ABS占比相较去年有了大幅下降,也就是说2018年还占到了23%,2019年只占到12%,从这个数据来看,仅仅靠绿色项目来发行的绿色债券比较小,而靠发行人本身的资质来发行的绿色项目在大幅增加,提升比较明显。

    

    绿色基金

    

    我们选取了美国、日本、欧洲比较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绿色投资基金的情况,从资金来源来看,美国还是共同基金占了54%,财团以及保险公司占了11%,企业是8%。特别有意思的是,投资领域和投资阶段是在高科技企业的创业阶段,也就是说美国的绿色投资基金更多地在寻找创业阶段的,具有高科技含量的绿色发展的企业。这点也佐证了美国高科技企业能够发展比较快,具有一定的资金支持还是非常重要的。日本和欧洲更多的是投资在项目风险比较低的企业成熟阶段,这可能是他们最大的一个区别。

    

    绿色指数

    

    主要看绿色指数侧重点,侧重点不同就会选取不同的样本,比如侧重在绿色可持续发展上就叫绿色发展指数,如果侧重在社会责任,就放在了社会责任。所以,标普、道琼斯就会设计一个长期价值创造力指数,如果它设计在环保上,更多偏重于环保,就会设计一些生态指数、污染防治指数等等。绿色债券指数也是一样,完全是绿色债券作为样本。国外的绿色指数及相关产品主要是由第三方服务机构和交易所来发行的,他们的侧重点不同,所以,绿色指数的品种还是相对比较丰富。

    

    ESG信息披露要求

    

    我们比较关心ESG信息披露的要求。不同国家和地区对ESG信息披露的要求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美国就是强制性的,要求必须披露;欧盟是半强制;中国香港是不遵守就解释,而日本是自愿。银河证券从2014年以来我们一直编制ESG信息披露报告。我们认为,强制信息披露才是未来ESG信息披露的趋势,当然,在中国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培育过程。

    

    三、中国绿色债券发展情况

    

    我们看看中国绿色债券发展情况,按类型分,万得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一共发行的341只绿色债券,合计发行规模是2966亿元,同比增长35%。2019年绿色债券发行远远超过了2016年、2017年、2018年的水平,新发行的绿色债券一共涉及了147家发行人,其中90家为2019年新增发行人。绿色债券市场的参与主体在不断的增加。

    

    从数据上来看,国内发行绿色债券,每一位发行人的平均发行规模远超过国际,很大的原因是中国债券发行人仍然是资质比较好,资产规模相对比较大的一些企业。

    

    2019年首次出现了绿色可交换公司债,这是中国长江三峡有限公司发行的200亿元绿色可交换公司债,这也是首创。另外,绿色的ABS在大幅增加,绿色金融债在大幅度减少,绿色公司债也在增加。2019年绿色金融债的降幅为什么比较大?主要原因是因为2019年对金融机构监管的增强,也是相关监管部门对于金融债的审批有了比较大的一些变化,导致了绿色金融债的减少。刚才提到了今天下午发行的赣州银行绿色金融债,这是在非省会城市的地方性商业银行发行的绿色金融债,非常有意义。

    

    中国绿色债券概况——发行

    

    再来看看都是什么样的发行人在发行绿色债券。从数据看还是非常清楚,我国发行绿色债券仍然集中在AA+及以上主体,AAA级绿色债券只数占到了55%,AA+的比重达到了19%,俩俩相加基本上超过了70%,也就是说70%的发行人仍然是资质比较好,发行规模比较大,本身发行人也是的体量比较大的一些公司。当然这和中国债券市场的特点相匹配,中国的债券市场更多的是为好的发行人来做准备的。

    

    我们看到还有17%的绿色债券是未进行评级的。这里包含了一部分的政策性的金融债,绿色私募债和绿色PPN(绿色私募中票),也就是说绿色私募债券有比较好的发展,这是比较好的信息,说明投资者的多样性在增加,品种多样性也在增加。

    

    中国绿色债券概况——期限

    

    中国债券市场有一个趋势,发行期限越来越短。但是绿色债券并不是这样,大部分绿色债券发行的期限仍然集中在三年以上,可以看到三到五年的绿色债券占到了35%,五到七年的绿色债券占到25%,七年以上的绿色债券占到了22%,总体而言80%以上是比较长期限的债券。这是和绿色项目的特点相关。绿色债券的发行期限有所拉长,这在中国的债券市场上确实是难得和不常见的一种现象。

    

    中国绿色债券概况——投向

    

    国际上绿色债券主要投资在能源和建筑上,国内绿色债券主要投在能源和交通运输上,能源投资占到26%,交通运输的投资也占到26%,交通运输更多的是指轨道交通和铁路交通,这和中国的债券市场相关。在中国的市场上能够做能源投资和交通运输投资的都是规模比较大的AAA级发行人,他们的绿色债券做得会比较多。比如,我们就为武汉地铁发行了绿色债券,特别是在2019年12月份发行的,我相信这只债券对于武汉疫情的防控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绿色金融债的信息披露不是十分的透明,这也是绿色金融债下滑以及监管趋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当然我们还是在提,绿色建筑仍然偏少,几乎没有,这说明建筑在绿色这块涉足还是比较少的,我们曾经和建设部一起在绿金委带领下,一起探讨过绿色建筑的一些标准,绿色建筑资本市场的一些应用,当然这和国内绿色建筑行业发展有关,我也希望通过这次直播能够有越来越多的资金和公司能够投资到绿色建筑当中去。

    

    中国绿色基金概况

    

    截至2019年末共有42家基金公司发布了95只绿色主题基金,合计规模486亿元,债券型基金只有1只,可以看到绿色基金的规模是在变动的,波动还是比较大,2015年由于绿色的概念的提起,它的规模相对来说是最高的,反而在2017、2018、2019年有一个波动,但是仍然可以看到绿色基金的只数还在增加。

    

    我做了一个简单的计算,实际上,我们每只绿色主题基金的规模并不大,平均下来只有5亿元,规模还是比较小的,这也体现了基金公司在做绿色基金的时候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谨慎的。截至2019年末,中国共有9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加入了PRI。我们希望基金公司能够更多的发行基金,投入到绿色的主题里面,只有绿色基金增加和扩大了,绿色证券产品才会得到市场的认可。



    中国绿色股权投资概况

    

    2019年,A股的环保、水务、新能源、节能等上市公司,通过各种股权融资手段一共融资548亿元,规模并不大,但是增长量仍然是两位数的增长,达到了13%。2019年只有8家绿色行业企业在A股上市,10家绿色行业的企业实行了增发,11家绿色企业发行了可转债,总体来说规模都不太大,这和上市公司中绿色的上市公司偏少是相关的,我们希望能够看到越来越多的绿色行业企业能够在中国股票市场上展现自己的风采。

    

    中国绿色指数概况

    

    在沪深交易所中国绿色指数一共有了43只不同品种、不同侧重点的成分股指数,绿色指数在中国发展比较快,也比较迅猛。

    

    中国ESG信息披露情况

    

    从这个数据来看仍然不是十分理想,2011年到2019年A股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报告发布情况,我们看到积极的一面是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在发布报告。虽然上市公司的个数在增加,但是仅占了全部上市公司的25%,还有75%的上市公司是没有发布报告的,大概这是需要我们做长期的努力。同时,发布的指数、指标披露率还不是十分理想,大部分的披露率都没有超过40%,我们呼吁能够逐渐的采用强制要求来披露ESG社会责任。

    

    四、现阶段绿色证券发展困境

    

    银河证券在做绿色债券中做了大量的品种,无论是股票还是债券都有涉足,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确实遇到了一些困境,我也想把这些困境和大家分享一下,当然我相信这些困境是绿色资本市场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比较常见的问题。

    

    绿色债券在债券市场中占比仍然较低

    

    虽然2016-2019年我国绿色债券发行规模有了逐步的提高,而且提高的比例还不小,但是和我国的发行债券总规模相比,占比实在小得可怜。比如2019年,我们的占比只达到了0.66%,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原因。我个人理解,在我国绿色信用债发行偏少。因为在我国每年发行的债券中,信用债占了比较大的规模,此外是国债和地方债,后面我们做结构分析的时候也能看到。

    

    国内适合发债的发行人从事绿色产业的不多,或者他们不知道他们正在做的工作是从事绿色的项目。所以,我最开始就提到和发行人的沟通过程中,如果向他们去宣传我们的绿色概念,并且告诉他们怎样去做绿色项目,实际上是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比如,我们曾经在和很多发行人沟通中,像一些煤炭企业他们也在做绿色的事情,比如他们在做废旧矿山改造,但他们不知道这是绿色的,仍然认为他们自己是非常传统的高污染行业,但实际上它是绿色的,我们完全可以把这块剥离出来,专门给它做一个绿色债券或者绿色的资产证券化。还有我们遇到了一些民营企业,他们在做一些很有意义的绿色尝试,比如有些在做沙漠治理,但是沙漠治理往往没有太多收益,由于它的收益比较少,所以它在国内基本上没有合适的债券品种可以和它匹配。所以,这也是我们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占比不高的最主要的原因。

    

    在当前绿色债券市场的发展过程中,绿色债从政策方面还是没有特别实质性的优惠政策。比如说,债券持有人和发行人不能因为发行绿色债券获得免税优惠、贴息优惠和担保优惠,所以这些有时候会困扰发行人,因为发行人发行了绿色债券以后反而要支出绿色评价的成本,支付绿色评估报告的一些费用,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继续呼吁对于绿色债券,希望能够把政策方面的实实在在的优惠落实下去。

    

    绿色政府债券发行量偏低

    

    可以看到随着绿色债券市场的发展,发行人的覆盖面更趋于多样化,从过去金融债独大的局面,逐步到现在非金融企业的绿色债券占到主导地位,也就是说扣除了绿色金融债之外几乎全都是绿色的非金融机构,但是我们看到有一个非常小的成分,作为债券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的政府类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偏低,这一点还是要呼吁。到目前为止,关于绿色政府债券的记录只有2017年中债估值将九只地方政府债纳入了中债绿色系列指数。2019年江西省赣江新区绿色市政专项债券发行了3亿元规模用于管廊建设,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发行专门用于绿色投资的专项国债。



    在金融稳定委员会的第26期会议中提出,专门要发行抗疫专项国债。由于地方政府对绿色债券的发行具有很重要的引导作用,我们建议未来可以适当增加绿色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规模,并且考虑发行绿色专项国债。

    

    大家知道,现在我们在进行新基建建设,昨天国家发改委刚刚公布了新基建的一个定义:“新基建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的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我们呼吁,新基建一定要不同于旧基建,在新基建里面也要增加绿色的概念,是否可以对于智能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发行专项的智能交通绿色债券。绿色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和绿色专项国债的发行,无论是对投资者还是发行人,都会有极好的引导作用。

    

    绿色股权和绿色基金仍处在起步阶段

    

    绿色股权方面,2019年A股通过IPO、再融资、等手段融资共计12,345亿元。但A股中的环保、水务、新能源、节能等公司通过IPO、增发、配股、可交换债、可转债、优先股等手段融资548亿元,占总额4.44%,占比仍然非常小。绿色基金业方面,截止到2019年末,我国基金市场总额是14万亿(146,649亿元),绿色基金只有486亿元,占基金总规模的比例只有可怜的0.33%。无论是投资者和发行人对社会责任的关注还需要加强,投资者偏少不利于绿色证券产品的发展,绿色证券偏少也不利于绿色投资人队伍的壮大,所以它是相辅相成的过程。

    

    绿色债券发行门槛较高,无法满足中小企业融资需求

    

    在我们做绿色证券的过程中,强烈感受到目前的一些绿色产品无法满足中小企业融资需求,刚才我们看到了现阶段发行的绿色债券主要是以高级别的国企为主,国企占比达到60%以上。相对于评级比较低、规模比较小、有一定风险的中小企业的绿色融资要求,无论是绿色债券还是绿色基金相对来说都比较弱,这正是和美国这样的企业对于高新技术产业的投资有着非常强的对比。总体来看,我们在遇到中小企业特别是绿色中小企业,他们在做绿色项目的时候,我们也能够感受到他们的艰辛,非常不容易。所以,我们呼吁还是让绿色的、让民间的绿色项目能够享受到资本市场上更多的资源、更广泛的资源。

    

    五、银河证券在绿色证券领域的实践

    

    银河证券是中投旗下全牌照A+H公司,正因为我们是A+H又是央企,所以一直非常重视社会责任,发展绿色证券是我们重要业务之一,我们在做绿色证券过程中也是积累了相当一部分的经验。

    

    案例:

    

    这是我们做过的“一带一路”债券——新疆北新路桥集团中期票据项目。我们认为“一带一路”也可以发行绿色的“一带一路”债券,是在国际上树立中国的责任形象,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这是我们发行的绿色的ABS案例,新天绿色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业务以风能和太阳能为主。它的基础资产--风能形成的发电收入及国家补贴,作为应收帐款来发行的一期绿色ABS,它第一期发行3亿元,票面利率4.09%,而且是私募产品,所以利率还是比较好的。

    

    这是我们做的绿色股权项目,景津环保的IPO项目。景津环保是专门做环保器材的,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对于比较小的绿色企业,我们一直呵护它,助力它成长的一个过程。



    银河证券这几年一直在做ESG的信息披露,从2017年到2020年连续四年完成了ESG年度报告披露。ESG最重要的是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数据库,我们的指标一共有11大项,32小项,与环境相关的有排放物、资源使用、环境与自然资源;与社会责任相关的有雇佣、健康、社区投资等等一共8项内容。

    

    这是我们简单的罗列了一下我们承做的绿色债券明细,品种比较多。

    

    非常感谢,在做绿色证券的过程中,得到了各方面的支持,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们都一如既往的做好绿色工作,实际上我们也是很有幸的去从事了绿色这个行业。


4
关键字:
分享到:
42K
  •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丙12号数码01大厦
  • Copyright @ 2010-2018 igea-un.org All Right Reserved
  • Powered by 北京市朝阳区国际绿色经济协会
  • 京ICP备16051411号-1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