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理事资讯
您的位置:绿色经济协会 > 理事资讯 > 正文内容
绿协副会长、国能中电白云峰:服务国企 共同成长
理事资讯
IGEA
2020-06-03
199 浏览

2019年,北京的蓝天数明显增加,尤其是到了取暖季,前几年那令人窒息的重度雾霾天几乎没有出现。数据显示,北京市2019年的PM2.5总体浓度比2013年下降了53%。

大气污染的改善,得益于党中央国务院打响的“蓝天保卫战”,得益于污染防治技术的不断创新,当然也离不开相关企业的持续努力。

在环保行业中,国能中电能源集团公司名声在外。这家创建于2006年的企业,在超低排放技术体系、烟气污染物协同脱除、烟囱防腐等方面拥有多项先进技术,在电力行业已经累计执行环保项目200余个,在钢铁领域已经累计执行环保项目13个,这些项目每年可减排污染物约150余万吨,其中二氧化硫约100万吨,氮氧化物约20万吨,粉尘约30万吨。

与国能中电相比,其董事长白云峰的名头更大。

1995年,20岁的白云峰被分配至北京热电厂工作,21岁担任北京热电厂团委书记。后在华北电力集团、神华集团国华电力工作,2006年出任北京博奇电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CEO,并在2007年带领公司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目前是最年轻的CCTV经济年度人物。2011年12月,白云峰创建国能中电,致力于从源头解决环境污染问题。

《国资报告》记者注意到,国能中电虽是民营企业,却与国有企业有着深厚的渊源:脱胎于国企、服务于国企,且引进了多家国企投资,并联手完成了多个环保项目,堪称“国民”共进的典范企业。

“国能中电将以更先进的技术和更专业的服务,助力国有企业在打赢污染防治攻坚中发挥更大作用。”白云峰在接受《国资报告》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



    部分民企遇到困难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必然阵痛

    

    《国资报告》:近两年来,一些民营企业遇到了困难,有的被国企并购。有人认为,这是国进民退。作为民营企业家,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白云峰: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了国际国内经济局势的影响,但主要还是因为自身存在问题,无法适应国家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进程和变化而导致的。大家都说,民营企业有灵活机制,但同时也要看到一些固有问题。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多年,相当一部分民企是通过多加杠杆的方式快速做大的。这种资本堆砌而成的虚胖,平时看起来很好,但经不起风浪。

    

    这两年来,国内金融政策收紧,各级各地都在去杠杆。那些仍然保持旧的发展模式的企业自然就感受到了压力,甚至出现断血。比如环保产业,2019年就有多家上市公司出现爆雷的情况。

    

    短期来看,确实是阵痛,但是长期来看,这是中国经济必须经历的一个转型阶段。

    

    在此过程中,其中一些企业因为业务本身还不错,具有不错的市场竞争力,被国企收购也好,控股也好,都是企业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主动选择,无所谓好坏之分,更谈不上国进民退。

    

    《国资报告》:您觉得民营企业未来应该更加注意哪些问题?国能中电这两年的发展怎么样?

    

    白云峰:我觉得无论国企民企,都应该更加重视创新能力的提升。这是企业竞争力的核心。

    

    国能中电成立7年来,创新始终是核心词。这既是我们企业的主动选择,也是环保行业发展的必需。当前,环保产业已成为国家的支柱产业,但面临不少技术难题,等待我们去突破。这个过程充满了坎坷,但我们所做的事,是有利于国家、社会,有利于环保,有利于公司发展的,没有什么能让我们畏惧和退缩。

    

    为了提高创新能力,国能中电实施分层管理。日常的技术改进,由项目现场人员负责;引进技术的消化,由公司研发中心负责;重大的技术突破,则要与高校、科研院所、国际公司和机构等第三方共同完成。前不久,我们就把中科院煤化所的两项863成果进行工业转化,应用在山钢集团日照精品基地项目的超低排放上。

    

    得益于对科技创新的高度重视,灵活的企业机制,国能中电这些年取得了一批重大科技创新成果,并成功地投入到了实践中。

    

    比如,生物质发电是国家很重视的清洁能源,但是发展艰难,因为复合发酵和供应方式问题没有很好解决。为此,我们我们集成了这一领域的所有的先进技术,比如荷兰的复合发酵技术、德国的分布式处理技术、用日本的菌剂提高发酵能,最后用中国石油的提纯技术,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整合创新。目前,应用这一技术的江苏淮安国峰清源生物燃气有限责任公司生物天然气、有机肥项目已经投产,实现了作物秸秆、厨余垃圾、养殖和园区废弃物的一体化处理,并以分布式的方式并入当地管网,根据客户需要提供电力、热能等多种产品,最后的沼渣沼液处理后,还可以作为有机肥,有效改善耕地长期使用化肥导致的土壤板结问题。

    

    农村的垃圾处理难,城市同样如此。现在想在城市建设大型固废垃圾处理项目难度很大。广州白云区提出,希望把餐厨垃圾分街道就地处理。为此,我们生产了一批效率高、体型小的垃圾处理装置,可以在垃圾中转站做到就地处理,当天解决。现在我们正在生产性能更好的二代产品。

    

    再比如,2019年完成生产线建设的国能德峰激光熔覆技术已经接到订单,这个颠覆原来堆焊工艺的尖端技术,是新材料金属修复的一个创举,对垃圾焚烧炉、火力发电厂、钢厂以及石油化工行业的易磨损、易腐蚀金属部件可以大幅延寿,提高安全可靠性,降低生产运营成本。

    

    由于我们不断跳出舒适区,始终勇于创新。所以2019年国能中电完成了几乎所有投资项目的建设,完成了从一家环保工程公司向高科技环保能源集团的产业结构转型。

    

    2019年让我们成长,也让我们更加坚定。2020年我们必须尽快完成“运营能力的转型”,从而完成公司的真正转型。



    国企、民企各有优势,应进一步深化合作

    

    《国资报告》:您曾经在国企工作多年,又创业多年。您如何看待国企、民企之间的关系?

    

    白云峰:应该说,国企、民企是分工明确,各有优势。国有企业管理规范,民营企业在提供创新产品、服务方面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希望不要戴有色眼镜看民企,老觉得民企是家族企业、草台班子。实际上好的民企高管素质并不差,其中好多都是从国企过来的。我们希望,国企和民企之间人才流动的旋转门打开,让优秀的民企业家也有机会进入国企工作。

    

    在业务上,国企、民企之间也有很多合作的机会。比如环保产业,如果细分的话,是特别细致的,大的门类包括气体污染防治,水处理,固废垃圾处理等,每一家企业都不可能包打天下,需要合作突破。

    

    据我所知,有30多家央企涉足这一领域,具体的法人单位可能超过一千家。其中很多没有技术积累、行业资质,为了短期内能有所作为,就花钱并购所在领域的民企。

    

    这些年来,国家提倡混改,这是发挥国企、民企双方优势的重要方式。但是,有些国企一定要追求控股地位,结果混改后民企的灵活机制被破坏了,得不偿失。

    

    国能中电是国民共进的典范企业

    

    《国资报告》:您刚才提到,环保领域的混改项目很多,国能中电是否参与其中?跟国有企业的合作有哪些形式?

    

    白云峰:国能中电集团虽然是一家民企,但与国有企业渊源很深。

    

    首先,我们脱胎于国有企业,最早我们团队前身是国企改革脱困时剥离的三产,我们进行了管理层MBO。所以,国能中电的基因中天然地具有家国情怀、规范意识。有了这样的企业文化,我们跟国有企业的合作非常顺畅。

    

    其次,我们引入了大量的国有资本,集团所属的企业和投资项目基本都有国有企业股权。比如,国能中电环保公司是红杉资本、光大集团等联合投资的,其中光大是第三大股东;前边提到的江苏淮安国峰清源生物燃气有限责任公司生物天然气、有机肥项目,是我们的国峰清源生物能源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国投创益投资的;再比如,国能中电与中国黄金集团长春黄金研究院联合研制开发了金垚新型石硫合剂( CG505浸金剂),这是一个能够完全取代氰化物实现金高效浸出的系列环保型高科技产品。

    

    更重要的是,我们几乎所有的服务对象,都是国有企业。

    

    《国资报告》:为国企提供的服务中,有哪个项目是您觉得特别成功的?

    

    白云峰:比如,环保公司投资的山钢日照年产850万吨钢基地烧结机/球团机烟气脱硫脱硝除尘BOO项目(碳基催化剂一体化脱除技术)就是我们为山钢集团量身定做的。

    

    当前,电厂的减排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但钢铁、冶金、化工行业还面临重大挑战。理论上,电厂的超低排放技术也能直接用于钢厂,但会明显增加钢厂成本。为此,我们前后投资十多亿元,在山钢集团日照钢铁精品钢基地建立了一套世界领先的处理装置。该装置一步处理到位,没有二次污染,可以实现二氧化硫的二次利用。2019年底,经第三方检测完全达到超低排放标准。听到这个消息,我偷偷在办公室里激动地哭了,这是送给全体国能人最好的新年礼物。未来,随着装置的稳定运行,这项技术会越来越成熟,将为打赢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做出重要贡献。

    

    我们还在日照钢铁精品钢基地,以BOT的方式,投资建设了两台35万千瓦燃煤发电机组,作为企业的自备电厂。这个应用了很多创新技术的火力发电厂,不仅仅是国能中电发展的压舱石,也是火电行业的一个标杆项目,这个项目成套使用了上海大电气的先进设备,纯发电机组供电煤耗指标为每度电290克煤(业界平均值为340克左右),这个指标在国际上都是领先的。

    

    《国资报告》:在与国有企业合作的过程中,您有哪些感受?

    

    白云峰:无论是股权合作、业务合作,感触都很深,大概有这样几条。

    

    一是要认真筛选合作伙伴。对于我们来说,我们选择国企主要看业务协同需求,而不是为了抱大腿,虽然有了国企的投资,确实可以提高企业的征信级别。对于国企来说,选择国能中电,更多是因为我们的技术创新能力、项目发展前景。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在合作中始终占据主动地位,国企对我们的投资也都是参股形式。

    

    二是要尊重市场规律。国企对国能中电的投资,都是通过现代企业制度发挥作用,按照章程办事,双方合作很愉快。但我们也发现,有些国企的市场化意识仍然有待提高。比如,发电行业的央企基本都有自己的环保企业,这些企业出不来,我们也进不去。只有断了奶,才能看出企业竞争力。

    

    三要真正落实容错机制。科技创新充满风险,能有一半成功就很了不起了。无论国企、民企,如果在这方面没有大的突破,创新就会面临很多制约。国能中电对科研人员充分信任,建立容错机制,鼓励大家放开手脚,激发了科研人员的创新活力。有些国企在这方面表现的也非常出色。比如,山钢项目是没有前例的完全创新,他们能够给我们提供一次产业化试验的机会,决策者要冒很大风险。但如果不这样,科研创新成果就没有产业化的可能。



    回归中国企业概念,呼唤公平竞争环境

    

    《国资报告》:多年来,总有观点要把国企、民企对立起来,认为两者此消彼长,甚至零和博弈。跟国有企业合作这么多年来,您如何看待“国民”关系?

    

    白云峰:在观念层面,我希望回归中国企业概念。我们提到美国企业、英国企业,不会刻意强调他们的所有制身份,实际上这些国家也都有国、民之分,但是好像我们都不太关注。那为什么中国企业就一定要强行分开呢?我认为,无论是大还是小,是公还是私,都是中国企业,要心怀家国,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承担自己的作用。

    

    在执行层面,要想真正消除大家对国进民退话题的议论,就要实施真正的竞争中性原则,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氛围。对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应该统一标准、统一待遇,谁都不能搞特殊化。有关部委召开座谈会,问在座的民营企业有什么政策需求,我说,在座的分布在各行各业,需要的政策都不一样,大家都有政策了,就等于没有,还是要让企业回归市场。

    

    更重要的是,金融行业更应该统一标准。我们希望得到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行业的市场化对待,而不要一刀切。

    

    最后,很期待竞争中性原则进一步落地,国有企业和民营企实现共赢发展。


1
关键字:
分享到:
42K
  •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丙12号数码01大厦
  • Copyright @ 2010-2018 igea-un.org All Right Reserved
  • Powered by 北京市朝阳区国际绿色经济协会
  • 京ICP备16051411号-1
扫描二维码